笔趣阁
http://www.biqu.la/
    苏纯钧今日得已提前回家服侍未婚妻一家, 这是蒋要员特意给的好意,苏先生得了这个话,立刻就放下手中的文件, 一刻也不停的出门叫上司机就走了。

    蒋要员站在楼上看着汽车开走,对赵秘书说:“这可真是个灵醒的人啊。让他去做事, 他就能给你办得周到妥贴,不叫他去关心的事, 人家也丝毫不感兴趣。去江苏镇江的人在哪里?让他们进来吧。”

    赵秘书:“就在楼下, 我去叫人。”他停顿了一下,问:“您是已经看准他了吗?”

    蒋要员叹气:“我知道你的心思, 忠珉, 并非是我不给你机会, 只是我们来去匆匆,在这里没有太多的根基, 你看我们来了这几日,开头事事不顺, 用了苏纯钧以后才顺利起来, 现在事情已经快办完了, 我才能尽快回去那边。”

    赵秘书:“我都明白, 是我能力不足。我只是担心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可靠。”

    蒋要员:“他要是不可靠,自然有情报科去查验, 目前看起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我们还要在这里多待一阵子,可以再看一看,说不定也有更合适的人选。”

    赵秘书:“苏纯钧倒是十分的精干, 确实是个人才。”

    蒋要员:“尸位素餐的人太多,他是一个难得的能办事的人,我自然要替党国笼络住他。老冯别的不说, 眼光还是有的,他最后做的最好的事就是引此人入党。”

    赵秘书:“对了,苏纯钧送来的新文件上说已经发现了冯市长和他几个随从的尸首,您看,是否还有继续追查的必要?”

    蒋要员摆摆手:“不必了。既然已经找到了,又证明是受到了刺杀,就赶紧把人入土为安吧。”

    苏纯钧回到祝家楼,家的气氛扑面而来。

    门厅里有一些脚印,应该是来送东西的人留下的,张妈顾不上打扫,所以这里一片泥土与灰尘。

    往左是大客厅,祝二小姐恰就在里面,正十分有兴致的欣赏新的家具摆设。

    他站在门边,含笑观赏,只觉得这个房间置办的这么漂亮,今日才有了用处。他屈起指节敲一敲门,唤得祝二小姐回头。

    春光灿烂,不外如是。

    祝二小姐回头看到家中最大的功臣回来了,笑得极尽温柔可爱,她叠着小碎步过来,挽着苏老师的胳膊:“你回来了?要不要喝茶?我给你冲茶喝,他们才送来的面茶,加了好多花生,香得很。”

    苏纯钧才回来正有些饿了,现在又不到吃晚饭的时间,就笑着答应:“好呀,我的肚子正好有些饿。”

    客厅的茶几上已经摆了一个八仙盒,里面是四样点心。可见他没回来时,祝二小姐正在用茶点。

    祝二小姐:“我还没碰呢,今天好东西吃得太多,现在肚子里还有些撑。”

    不止她吃撑了,祝女士撑得都上楼睡午觉了,现在都没起来——也可能是昨天晚上睡太晚。

    祝二小姐提来热水壶,将茶面子加到茶碗里,冲入热水,端到茶几上来。

    她与苏老师坐在一张长沙发上,手脚不经意的碰在一起,一起端起杯子,一起拿一个盒中的点心。

    她拿的是一块蝴蝶酥,苏老师拿的就是棋子大小的鲜肉酥饼,这样大小的酥饼,他一口一个。

    祝二小姐吃得秀气得多,说他:“可见是真饿了。我这个也给你。”她咬了一口,纵然嘴巴仍馋,可是肚子却装不下了,就塞到了未婚夫的嘴里。

    苏老师张着嘴等投喂,乖得不得了。

    祝二小姐就一个个喂他,四样点心都喂了一遍,问他哪一个最好吃。

    苏老师的情话说的非常好,他说:“你喂我的最好吃。”

    苏老师将点心盒吃空了一半,祝二小姐连忙将点心盒盖起来,小声说:“叫张妈看见会骂人的。马上就要吃晚饭了,她不爱我们此

    时多吃点心,到时吃不下饭,她就白辛苦了。”

    苏老师:“我一定都能吃得下。”他端起面茶,一口就喝光了。

    祝二小姐:“这是今天才送来的,我想多吃几天,不然明天后天不是没得吃了嘛,现在点心铺子都没开。对了,这个点心是在哪里买的?”

    苏老师从未听过祝二小姐说这种“节省”的话,点心要省着吃,这在祝家是不可想象的事。都是这该死的世道!叫人不能好好生活。不然,祝家仍是这城里过的最幸福的一家人,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