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http://www.biqu.la/
    裴定所带的那一小撮人中,除了贴身保护他的骤雨之外,还有既醉等从裴家带出来的人。

    这些人都是他二叔和四哥精心准备的,都极善于刺探消息,是最佳的前哨人选。

    有了他们传递整合出来的消息,裴定才能纵观江南战局,制定一条合适的作战路线。

    如今江南战线确定,这些人就花了更多的心思在寻找裴前上。

    可惜,都没有什么收获。——先前还能找到几个裴前留下的记号,如今是一个都没有了。

    裴定心里越是焦急,行事便越发冷静。

    他很清楚,找到小钱儿的关键在于解决江南战局,而解决江南战局的关键在于松江府。

    不,在于松江叶家。

    松江叶家在兵部的急报中,所表现出来的是英勇无畏、舍生忘死,但实情如何呢?

    大概,只有叶家人才知道了。

    “五少,过了这片密林,就到了松江府了,可需要在林中休整一番?”既醉请示道。

    他神情已经疲倦,再一看其他人,也同样如此。

    因为他们离开湖州之后,就一刻都没有停过。

    就算裴定没有明言局势有多紧迫,但他们搜集江南道情报的,还能不清楚吗?

    招讨司大军已经驻扎在湖州,正在收整江南卫溃败的士兵,最多三天就能整编完毕,届时就会驰援松江府。

    一旦招讨司大军开拔,就算五少继续假借生病为名不现身,也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所以这三天,才是他们真正能争取到的时间。

    “无须,直入松江府。你们分两组,一组随我进入松江府,一路在外面照应。”裴定吩咐道,眼底的暗青在苍白的脸容上越发明显。

    “……是!”既醉迟疑了一瞬,随即听令行事。

    五少虽然看起来就要昏倒一样,但应该还能撑得住吧?

    既醉只能这样乐观地想了,他总不能将五少爷打晕了,强迫其休息啊。

    他才转过身,就听到了后面传来了“啪”的一声轻响。

    一瞬间,既醉觉得头皮都在炸响,他神色惊变,蓦地转过头来,却一下子愣住了。

    “白……白掌柜?”既醉艰难问出声,脸容交织着惊惧愕然,总之看起来怪异得很。

    五少已经晕了过去,白掌柜正小心翼翼地将五少放靠在地上。

    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他需要休息。我们小主子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不差这一个时辰。”白掌柜平静回答。

    那张寻常到一眼即忘的脸容,完全看不出什么情绪来,眼神……十分理所当然。

    一想到他口中的“小主子”是郑姑娘,既醉就默默转过身去安排事情了。

    累了就要休息,尤其是五少这样的身体……白掌柜说得一点都没错!

    一个时辰之后,裴定悠悠转醒,看见守在身边的骤雨和既醉之后,只点了点头:“下不为例,走吧。”

    虽然他们自作主张,但打着阿衡的名义,也是为了他的身体,他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由着他们了!

    ~~~

    松江府内的气氛十分

    紧张,随处都可以看出战时状态。

    普通百姓早已经闭门不出,由江南卫士兵、郴州府衙、松江府衙役及青壮百姓所组成的松江府兵正在紧密巡逻着。

    虽然和承平时不能相比,但现在的州府已经比江南道其他州府都要好,好太多了。

    松江府的百姓很清楚,这是因为有松江叶家,更因为叶家有一个叶雍。

    是叶雍叶大人将溃败的江南卫士兵集结起来,是叶大人将州府衙役和青壮百姓编入军中成为松江府兵,更是叶大人身先士卒,亲自率领他们与反贼对战。

    正因为有了叶大人,所以松江府才能平静,所以他们才能活着。

    叶大人对他们来说,不啻于再生父母,有活命之恩。

    如今在松江府,叶雍的威望极盛,在百姓的心目中,甚至比朝廷、比至佑帝还盛。

    毕竟,在动乱发生的时候,是叶大人保护了他们,是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