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http://www.biqu.la/
    “大老爷,我家闺女病了,你行行好,让我们进去吧。”一位衣着破烂的妇人,背上背着个孩子。

    孩子的情况看着很不好,脑袋随意的耷拉到一边。

    看起来没有一点生气。

    “入城费,没人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大老爷啊,我们村今年遭了灾,全家的收成都不够二两银子啊。求求你行行好,放我们进去吧。

    我给你磕头了,给你磕头了!”妇人顺势就往下跪。

    被那守城的头头儿示意手下的人,将妇人和背上的孩子叉到一边。

    “你磕头也没用,这是新上任的城主老爷规定的。凡人一人一两入城费,修士一人两块下品仙晶。

    谁都一样。要是我随便放你们进去,这入城费就得找我出。我可没那么大的家业来做好事,大家也理解一下我们。”

    “这帮人,哪里是在搜查,明明是在搜刮钱财嘛!”凤鸣气呼呼的。

    那些人连平民百姓都不放过。

    守城的、以及城里的城主,那些人都是能修炼的修士,普通百姓一年到头能收入几个银钱。

    一块下品仙晶,都够很多老百姓赚一辈子的了。

    他们现如今连银子这种凡人用的东西都看得上!

    陈阳虽然明面上不动,看那妇人和孩子可怜,也想帮助一下他们。

    他用神识扫了一下那妇人背上的孩子,发现那孩子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只得传音给那妇人:“孩子已经去了,你也已经尽力了。不用自责,还是赶紧将他带回去,早日入土为安吧。”

    妇人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往周围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异常。

    随即才反应过来,赶紧伸手在孩子鼻子下面探了一下鼻息。

    “儿呐,我的儿呐!你咋不等等娘亲再想想办法啊……”

    凤鸣想冲过去看那孩子的情况,被陈阳硬拽着往城里走。

    “我已经看过了,救不回来了!”

    凤鸣听到后,没有再挣扎,任由陈阳拉着往前走。

    陈阳一直拽着凤鸣走出好远,才停下来。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你要是觉得不公,就努力修炼,等你站在制高点的时候,才有绝对的能力去改变它。

    至于现在,说那么多又有什么用?

    就算你能改变眼下的,那你离开之后呢?那些凡人难道就不用继续生活?你能一直护着他们一辈子?

    要是你现在出手,给自己惹来麻烦不说,也会给那被你好心帮助的妇人带去麻烦!

    她和她的家人,说不定会因为你的出手而死!那就是你想看到的?”

    凤鸣听言,站在那里久久的没有说话。

    拽着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好一阵之后,才总算缓缓的彻底松开拳头,淡淡的说道:“走吧。”

    陈阳没有再说什么,只静静的跟着凤鸣走在一起。

    他知道凤鸣是经历过磨烂的人,这种事情只要点出来了,他自己能想通。

    两人在城中转了一圈,发现城中一个告示栏上新贴了很多人的画像。

    贴画像的人刚刚才离开,上面的浆糊都还没怎么干。

    走近一看,才发现,虎啸宗剩下的人中的一大半人,都被悬赏通缉了。

    每个人的画像上,都标注着仙晶数目。

    其他人的都是凭人头领赏,只有陈阳一个人的,只要能提供消息,就能有十万下品仙晶的赏钱。

    “啧啧,没想到这么值钱啊,一个消息就可以值十万。”凤鸣打趣的看了陈阳一眼。

    “得了吧,背后的人想要什么,别人不清楚,你还能不清楚?”那人想要的,是七峰的秘密。

    而且当时打斗的时候,朱雀也出场了,那人就算不知道七峰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就算光知道朱雀,也够让人惦记的了。

    “我们得赶紧将这个消息传回去才行!”去暗黑森林历练的人不少,要是被人发现,鬼园里的人都有危险。

    “在城里发传音符太危险了!”陈阳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