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http://www.biqu.la/
    当即有两人蹲下来,看体型是一男一女;挑挑捡捡,男的选了两只野兔一只野鸡,女的选了一只野兔。

    “两只野兔十二斤,只多不少,一只野鸡两斤。”钟毓秀一一掂量一遍,先和男的说话,之后是女的,“你的一只野兔五斤多,给你算五斤。”

    两人缄默,爽快付钱;男的付十六块四毛,女的付六元,欠货两清,两人挤出人群离开。

    有一个好开头,后面就顺利了,凡是要的直接选了掂重量给钱;交易做的顺,很快就将所有野鸡野兔出手完,总共得四十五块六毛钱,车票钱回来了还有赚。

    破布依旧遮盖背篓,背起就走,她没心思逛黑市;储物戒里的粮食不少,每次交换来的粮食都会留一些在储物戒,暂时足够她一人吃两个月了。

    走出黑市,头巾丢进背篓,钟毓秀直奔县城外,不想,却与严如山不期而遇。

    “严大哥。”

    严如山循声看去,淡漠地目光扫了四周一眼,一把夺过背篓背上,拉着钟毓秀的手臂出了县城;两人踏上回生产队的大道,周围没人了才问。

    “你怎么到县城来了?”

    钟毓秀抿了抿唇,道:“你来县城了,我没事儿去山上转了转,打了些野味就拿来卖了。”

    “怎么卖的?”背篓是空的,那就是卖完了。

    “还能怎么卖,黑市呀,要肉的人多了去了;我这点儿还不够卖。”

    严如山眉宇微隆,双手叉腰,胸腔一股烦躁闷气腾然而起,“你知不知道现在黑市严打?你就敢去,被抓了看你怎么办。”

    “不是没被抓嘛!”眼见严如山少有的气狠了,晓得是关心她,钟毓秀识趣儿的改口道:“我摸清了周围的环境才进去的,没有盲目进去;别气别气嘛,就这一回了,后天咱们就要走了,我要积累点儿资金啊!没钱到上京怎么过日子呢,你说是吧?严同志。”

    严如山内心焦灼的闷气一下子散了,小姑娘的情况他比谁都清楚;下乡没钱没票,就两身衣裳几本书,若非有本事,怕是根本活不下去。现在要去上京了,难免心里不安,他明知这样不好,但越想越是气不起来。

    有所松动。

    钟毓秀笑微微的道:“严大哥,我们赶紧回生产队吧;我出门的时候江梅姐他们还没回去,这会儿也不知道回去没有,我在灶房里放了三只野兔呢,今晚能吃顿好的庆祝一下。”

    严如山板着脸,没给她好脸色看,径直往前走;钟毓秀大步跟上,走的悠哉,嘴角含笑,瞧着心情十分愉悦。

    “.......”搞半天,就他生闷气,小没良心都不知道多说两句哄哄。

    走进生产大队,进知青院大门,严如山脚步一顿,“后天一早走,到省城拿票。”说完径直进屋去了。

    钟毓秀顿觉莫名,一路上他貌似都不开心,回来了还在摆脸色,大男人的气性这么大;走进屋里,里面没人,她都上山进县城一个来回了,怎么也该回来了才是。

    脚步一转,到男知青们的屋子前敲门,“严大哥,罗大哥他们回来了吗?”

    ‘吱呀’一声,严如山打开房门,“她们也没回来?”

    “没有呀。”连连摇头。

    “我去大队部一趟,你留下看家。”

    钟毓秀断然开口,“我也去,知青院锁上。”

    严如山点点头,不置可否,拿了钥匙和锁,二人走出知青院,严如山回身关上院门。

    “走吧。”

    一前一后走着,还未到大队部,远远便见孙如红等人走来;罗建民、王一山、冯建军略沮丧,孙如红和江梅担忧的望着另外三人。

    “如红姐,江梅姐,你们的证明开好了吗?”毓秀迎上前。

    江梅含笑点头,“大队上的证明开了,还得去公社一趟。”

    “那王大哥他们怎么垂头丧气的?”

    “他们是二月中下旬开学,大队长不给开。”孙如红积极解答,“大队长怕给他们开好了证明,中途直接回去了可怎么整?我们是临近开学了,这才给我们开的证明。”

    “我们在大队长那里求了好久,大队长都没答应。”冯建军轻叹。

    生产队干部防着知青是常有的事儿,就算大队里的知青安分守己,生产大队的干部也不会全然放心,若是知青拿到证明偷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