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http://www.biqu.la/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诟病 > 第90章
    90

    纪望已经懒得说话了,他真应该让祁薄言知道什么叫疼。

    这个念头刚闪过,纪望就想起祁薄言知道什么叫疼,他连最疼的折磨都忍受过了,在纪望不在他身边的时候。

    方盛云的确做到了在纪望心中种下了一根刺,但方盛云完全没想到,这根刺的效果竟然是反着来的。

    他要是更了解纪望一些,就该清楚这人完全是个奉献型人格。

    什么为了自己心里好受,而选择跟恋人分开的选项根本不存在。

    所导致的后果,大约是纪望在祁薄言面前,底线降到几乎没有。

    即使祁薄言惹他生气了,祁薄言曾经所受过的苦,又能瞬间叫纪望气消。

    最后的结局就是把祁薄言宠上天。

    要是让方盛云知道是这个后果,当时就会把话烂在肚子里。

    而祁薄言刚说完,多少有点心虚。

    他说纪望不疼他,而纪望泛红的眼角以及眼尾,可都是他糟蹋出来的。

    祁薄言虽然不擅长哄人,但热衷于撒娇,正想说点什么,就被纪望握住了手。

    纪望的眼睛轻轻闭着,李风正为他扫上一层定妆粉。

    祁薄言抿着唇笑:“不怕被人拍到?”

    纪望的手指圈在祁薄言的无名指上:“戒指呢?”

    祁薄言按了按胸口的位置,又意识到纪望看不见,便蹲下来,把纪望的手按在心口处:“藏这呢。”

    古装很厚,摸不出来,祁薄言抓着他的手还要往里伸,纪望挣脱开来:“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

    “不知道,要哥哥教我。”祁薄言想也不想地说。

    把李风肉麻得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三两下复原了纪望的妆容。

    纪望从椅子上起来,对李风说:“辛苦你了。”

    确实很辛苦,遇上了祁薄言这样的艺人,想来李风就是有十八般武艺,也时常感到无力。

    李风客气地笑道:“纪老师满意就好。”

    纪望拍自己的戏份很顺利,结束的时候天还未黑,他前去探望在另一个组拍摄的祁薄言。

    今日在b组的是陈升,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刚到b组,纪望就从空气中的死静感到了不对。一般陈升发过火了,现场的工作人员就会这样,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纪望问旁边的工作人员,这是怎么回事。

    这才知道,原来祁薄言ng了无数次,光是一场抱着旧情人痛哭的戏,就把陈导气个半死。

    说祁薄言不像抱着旧情人,倒像抱着个路人,他还嫌那路人的血弄脏了他的新衣服。

    这话说得刻薄,还有更过分的,陈升对祁薄言说,哭不出来就别哭了,免得到时候观众被你尬出电影院。

    祁薄言面无表情,他怀里的女演员满脸尴尬,陈升又喊了一声ng:“滚下去调整情绪再回来,再演不好就别演了!”

    这话重得纪望脸色一变,心想陈导接受祁薄言进组的时候,怎么就没考虑过祁薄言演技的事呢。

    现在人都进来了,骂有什么用,当然是好好调教,教他怎么演,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表情,当下的情绪是如何,用怎样的方式展现。

    纪望现在就像一个操心小孩的家长,怪老师太严厉,又担忧小孩有情绪。

    好在小孩看起来好像对陈导的斥骂没有任何感觉,还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又是血又是土的白袍。

    祁薄言刚出了拍摄场地,就看见站在人群里的纪望,两人刚对视上,祁薄言的表情就变了,看起来委屈透了。

    纪望心都紧紧抽起,赶紧上前。祁薄言回到演员专用的休息棚,等来了纪望。

    李风已经把休息棚的帘子放下,守在门口,以防万一。

    祁薄言把自己脏兮兮的手晾到纪望面前,垂着眼帘,小声道:“手很脏,一会还要回去拍戏,不能抱哥哥了。”

    纪望哪经得住这个,赶紧伸手抱住了祁薄言:“我可以抱你。”

    祁薄言:“我是不是很丢人,演技太差了。”

    纪望知道这时候安慰虽然有用,但没意义。他拉来旁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