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3 矫情

推荐阅读:不灭龙帝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万古天帝九星霸体诀抗战之中国远征军位面电梯天神主宰武炼巅峰电影世界大抽奖

    穿好后,我一转身,才看到繁音正靠在门口。

    我不禁觉得更尴尬,问:“你怎么还在?”

    他反问:“不然我去哪儿?”

    “回你自己的房间呀。”

    “这儿就是我的房间。”他到这里不等我话,便结束了这个话题:“最近累么?”

    “还好。”

    他笑了一声:“老头儿你整天吃不好睡不好还想我。”

    我忍不住睖了他一眼。

    他问:“是不是真的?”

    “你觉得呢?”

    “除了最后一句,”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应该都是真的。”

    我问:“你来是有事找我吗?”

    “没事,”他:“老头儿把我的房间上锁了,我没地方睡。”

    “哦,”看来繁老头是有心撮合我跟他,但我最近完全没心情想这个:“那你就在这里睡吧。”

    他瞅瞅我,没话。

    我问:“还有事么?”

    “怎么?”

    “我想去洗澡,你不要堵着门。”我。

    他默不作声地让开了地方。

    我见状便往出走,但刚一经过他,他的手臂突然环了上来。

    自从七个月后,我做什么都很小心,这实是因为我的重心相当不稳,很容易摔跤。当身体不太健康时,人会比较容易胆小,就如我现在。他突如其来的抱吓得我叫了一声,然后他的嘴唇便贴了上来,舌尖顺着我尚未合拢的嘴巴钻了进去,缠住了我的。

    我没怎么反抗,直到他自己松了口。

    我擦了擦嘴,:“还有一个月就生了,你想折腾找别人。”

    “我又不是有病。”他白了我一眼,又笑了,:“我想找别人还用得着你教?”

    我站在这里都觉得很累,便:“我去洗澡了。”

    虽然浴室是无障碍的,但还是需要倍加小心。躺到浴缸里以后,因为浮力稍微消减了肚子的沉重,我感觉身体舒服了许多。可能肚子里的宝宝也是这么认为的,一直手脚并用得动个不停,从外面也能看到肚皮上时不时冒出的小鼓包。我便伸手指去按,宝宝也在里面往外用力,正玩得开心,便听到了开门声。

    果然是繁音。

    我连忙沉下去,只露一个头,浴缸里都是泡沫,很好地遮住了我的全身。眼看着繁音走了过来,站在浴缸边,解开了浴袍。

    我忙:“你去隔壁洗淋浴。”

    “淋浴不舒服。”他着,脚已经踏了进来。

    我连忙躲到最里侧,而他泡了进来,闭上眼睛,喉咙里发出舒服的低哼,如同一只正被人瘙痒的猫。

    我也是此时才发现,他整个人挡在外面,现在我没办法出去了。

    我只好问:“你能让让,让我出去么?”

    他不吭声,仍闭着眼。

    我:“总泡着对孩子可不好。”

    他还是不话。

    我只得认了,也闭上眼,放松下来。

    这样约摸过了五分钟,我忽然发觉肚皮上有温热的触感。本能地转过头,见繁音依然闭着眼。

    我将手深到水底,企图抓住那只手,但他就像条泥鳅,滑不溜手的,专门气我。

    我只得出声了:“喂。”

    “怎么?”他仍旧闭着眼。

    “别摸我肚子。”我。

    “我摸我儿子。”他着,手指继续滑动。

    我无语半晌,道:“你儿子不在那。”

    他依然闭着眼,但嘴角勾了起来:“我摸摸他即将出生的地方。”

    “……”

    他睁开眼,扭过头来看向我,笑了:“你还害羞啊?”

    我白了他一眼,:“我不想泡了,你让开,我要出去。”

    “回答问题就让你出去。”他。

    “什么问题?”

    “你刚刚干嘛躲我?”他把手臂枕到后脑下,看上去特别闲适。

    我明知故问:“我什么时候躲你了?”

    他没理我装糊涂,而是问:“怕我被你性.感的样子刺激得失去理性?”

    这次我真的有点莫名其妙了,“你觉得那样性.感?”

    他挑眉。

    “你的品味真是好奇怪。”我忍不住皱眉。

    他笑了,手掌又趁机盖在了我的肚皮上,抚了抚,:“一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创造他的那一天。”他一边,一边作回味状地舔了舔嘴唇:“然后就免不了要情不自禁。”

    我见他脸色微红,心里明白了什么,伸手过去一探,被吓了一跳。想要将手抽/走时,他已经按住看它,使劲拽住,按在上面,闭上了眼睛,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我被他的表情恶心到了:“你能不能别这样?”

    他瞥了我一眼,没话。

    我补充:“看起来太恶心了。”

    他睖我:“恶心?”

    “恶心得我都要早产了。”我。

    他脸一沉,松开我的手,起身出了浴缸。

    我也泡够了,出来擦了擦,便穿上睡裙回去了。

    繁音的房门被锁了,他自然还在我的床上。

    此时他正背对着我侧躺着,看样子已经睡着了。

    我不想吵醒他,放轻了脚步朝床边走了过去,躺上去时,忽然觉得有股怪怪的味道。我朝着那味道飘来的方向一看,不禁火起,推了繁音一把,叫道:“起来!”

    显然繁音已经睡着了,这会儿迷蒙地张开了眼睛。

    我指着地上问:“那是不是我的衣服?”

    他扫了一眼,打了个哈欠,:“我又穿不了那样的。”

    “那那上面的东西是你搞得吧?”气死我了!

    他没理我,又闭上了眼。

    我见状又推他:“起来!谁准你用我的衣服干那种事?”

    他被我晃得睁开了眼,一脸烦躁地睁开眼:“你干嘛!”

    我瞪起眼睛:“你为什么用我的衣服做这种事?”

    “哪有什么为什么?想用就用了!”他瞪了我一眼,“矫情。”

    我:“那你至少得经过我同意吧?这样和痴.汉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他重新闭上了眼睛。

    我真是好气:“你都不觉得这样很恶心吗?”

    “不觉得。“他一副理所应当的态度:“睡吧,真矫情。”

    我气得要命,却只能:“下次不准再这样。”

    他睁开眼睛瞟我,问:“这么你决定给我咬了?”

    “做梦。”

    他锲而不舍地问:“那用手?”

    “不可能!”

    他脸颊抽动,嫌弃道:“小修女。”

    我:“就算你想这样,拜托也找一件漂亮点的!”

    他反驳道:“谁让你穿那么丑的?”

    “柜子里那么多你不会找条干净的吗?”

    他石破天惊地回答:“干净的还有什么感觉?”

    “……”

    我陷入无语,他则一翻身,睡过去了。

    我也只得躺下,临睡着前忽然想起:当初从警察局出来后,我发现我的内内全都不见了……

    第二天,当我醒来时,繁音已经不在了,繁老头告诉我他凌晨五点就去接货了,晚上也不会回来。

    直到繁音的妹妹办婚礼的前一天,我也没见繁音。

    婚礼当天,繁老头一早便去参加婚礼了,家中只剩我自己。

    我给茵茵打电话,但是女佣接听,是茵茵去参加幼稚园的特别活动。

    我又打给七姐,得知确有其事,她还:“是亲子活动,爸爸陪她去了。”

    我问:“他能离开医院吗?”

    “只要他心情好,有什么不可以?”她笑着:“放心吧。”

    这两天天气很好,但我的身体已经愈发得不舒服,假性宫缩越来越频繁,我知道我恐怕这几天就该生了。

    虽然已经生过两个孩子,我却丝毫不觉得轻车熟路,因为那种痛简直是任何语言都无法准确描述的。而且虽然经产妇生孩子快,但生后子宫恢复时也更痛。因此最近这段日子,我一面盼着快点生完,好让自己不要这么累,一面又知道生产的苦,总是忍不住紧张焦虑。

    在我听婚礼的主要宾客都离开了时,我便准备了礼物,前去婚礼。

    其实此时宾客依然非常之多,但主要是小辈儿的朋友,也以做游戏为主,能与我爸爸直接得上话的几乎没有。

    我找到繁音的妹妹妞妞,没有找到费怀信,她他在另一边招待,还繁音也在。

    我便没有过去找他们,只跟妞妞聊了一会儿,道了恭喜。

    平心而论,论起美丽,妞妞完全比不过盛萌萌,但她气质里有种难以被征服的野性。如果盛萌萌是一朵美丽娇嫩的昙花,那妞妞就更像寒冬里顶着积雪的腊梅,美得高傲又坚强。

    聊过后,因为我又开始宫缩,她便安排我到她家的客房去休息。

    我歇了歇,感觉似乎好了些,便下楼打算告辞。刚刚经过楼梯转角时,忽然听到妞妞很愤怒的声音:“她都快生了你还这样!太可耻了吧!”

    那边有人低低地了句话,我听不清内容,只能听到是个男人的声音,我猜是繁音。

    妞妞似乎被他的话弄得更生气了,声音更尖锐了些:“不想跟她在一起干嘛要让她怀孕呢?就算将来打算分手,在她怀孕这么脆弱的时候,你不应该多照顾她,关心她吗?”

    我不仅没有对妞妞聊起我跟繁音的事,更加没有请她帮我去教训繁音,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做。虽然同样的事繁老头等人也做过,但他们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完全出于真心的,只有她一个。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本文网址:http://www.biqu.la/book/MTkxMjI=/NjAxNTY2Mg==.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la,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